智库中国 > 

【智库研究】何伟文:美方提出的“再挂钩”作何解释

来源:环球时报 | 作者:何伟文 | 时间:2021-10-28 | 责编:申罡

文 | 何伟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10月26日这一天在中美经贸关系上同时发生了两件事。刘鹤副总理应约同美国财长耶伦举行视频通话,双方就宏观经济形势、多双边领域合作进行了交流。同一天,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决定,以“国家安全”为由撤销中国电信美洲公司的在美业务运营许可。就在本月初,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就拜登对华贸易政策发表演讲时还专门否定了“脱钩”,并提出“再挂钩”。这些复杂信号,该怎么看?


美国取消中国电信在美运营许可的理由和特朗普政府的调子完全一样,即主观臆断的所谓“国家安全”问题。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认为,中国电信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原因是它是国企,政府控股。其逻辑是,中国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与美国完全对立,其控股的国企自然会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在这个僵死的意识形态对立前提下,华盛顿打击、阻断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正常经营,就屡屡发生。即便民营企业华为,也被华盛顿动用强大的政府力量,在全世界“清除”。打压中国电信、华为、海康威视也好,把900多家中国企业和机构列入各类“实体清单”也好,都是美国政治上敌视中国,科技和经济上担心中国挑战美国优势地位而动用的完全错误的霸凌手段。


中国电信在美运营许可被撤销说明,美方近来虽然表达了和缓语调,但没有拿出实质性改善中美经贸关系的行动。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访问天津时,中方明确划出了三条红线。其中在经济方面,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必须尽快取消对华实施的所有单边制裁、高额关税、长臂管辖和科技封锁。显然,中国电信在美运营许可被撤销一事与此并不相符。


那么,戴琪提出的“再挂钩”又作何解释呢?其实,中美经贸并没有脱钩。笔者两年前曾写过中美经贸脱钩是伪命题的文章。据中国海关统计,2021年前三个季度,中美双边贸易额创历史同期最高纪录,为5431.16亿美元,同比增长35.4%;比对全球贸易同比增幅32.8%还要高。按照这个速度,2021年全年中美贸易将突破7000亿美元大关,将比美方发动贸易战时的2018年有两位数增长。其中,我对美出口将突破5500亿美元(2018年为4784亿美元),从美进口将突破1700亿美元(2018年为1551亿美元)。另外,中美刚刚签署巨额天然气采购合同。在接下来长达20年的时间里,美国每年将向中国输送400万吨天然气。那么,既然没有脱钩,“再挂钩”当然也是伪命题。但为什么美方提出呢?可见有它不同的含义。


戴琪提出“再挂钩”,是以美方设计的叙事方式进行的,即首先叙述中国在经济体制、产业政策和贸易政策方面“以政府为中心”,“违反了世贸规则”,“伤害了美国和世界”。因此中国都是“错的”,必须按照美国的规则做出根本改变。在力迫中国改变的同时,美欧加紧推进跨大西洋贸易与技术委员会(TCC)的运作,构筑高科技特别是半导体芯片完整的供应链及其标准。按照美商务部长雷蒙多的说法,这个供应链是排斥中国的。待构筑好以后,再把中国“挂”到美国主导的供应链的次要环节,让中国按美国规则行事。按照这个叙事方式,撤销中国电信在美运营许可,也属于“再挂钩”的具体步骤。显然,这和中国主张的平等互利、合作共赢不是一个概念。


也在10月26日这一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肆意践踏中国底线,“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系统”。这进一步证明,拜登政府以竞争为叙事方式的遏制、围堵中国的方针仍然非常清晰。我们对此不能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并不是说,中美经贸关系没有好转的可能。这种可能性已经存在。最大因素不是来自华盛顿,而是来自中美两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复杂的分工互补关系。为什么尽管华盛顿对中国不断挥舞棍子,两国贸易却再创新高?因为在客观经济规律面前,政客们的“豪言壮语”都是不堪一击的。单边关税和单边限制,恰恰给美国企业和家庭带来严重打击。据穆迪市场公司测算,美国对华加征关税的92.4%由美国企业和家庭承担。目前中国对美出口平均关税水平接近20%,这对美国严重的通胀无疑是火上浇油。过去来自中国的低廉进口,使美国消费物价涨幅至少减少1个百分点。在投资上,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前不久对美国在华企业进行了调查,95%的受访企业表示在过去一年里在中国是盈利的。上海美国商会调查表明,77.9%的会员企业对今后5年的中国市场感到乐观,这一比例已经恢复到2018年以前。贝莱德、高盛等一批华尔街巨头则直接与中国银保监会、证监会对话,而把美财政部搁在一边。因为它们看好中国资本市场。强大的经济规律和商界压力,在一定程度上迫使华盛顿不得不考虑改善对华经贸关系。


而中国电信在美运营许可被撤销一事说明,中美经贸关系的改善,将是艰难的,华盛顿还没有拿出实质性行动。但另一方面,双边贸易再创新高又说明,两国经贸发展已经走到美国少数政治人物意愿的反面。我们应当既看到困难,又看到希望。在原则问题上坚决斗争,又坚持合作。在合作方面,不但要面向华盛顿,争取中美经贸关系的改善;又要面向草根,同美国广大州市、企业、学校和民众踏踏实实发展经贸往来,反过来推动政府间关系的改善,争取中美双边经贸早日重回正轨。


发表评论

网站无障碍
##########
<nobr id='opfgX'><dfn></dfn></nobr><basefont id='nbDnmNw'><tt></tt></basefont><center></center>
    <blockquote id='kcfE'><q></q></blockquote><cite id='WTlRq'><del></del></cite><code id='RNbFHkL'><bdo></bdo></code><code></code>
      <center id='MF'><marquee></marquee></center><q id='venUd'><listing></listing></q>
        <blink id='mxld'><listing></listing></blink>
            <basefont id='onTILH'><u></u></basefont>